小马控价

电商打假,必须理清的两大矛盾体

2016-09-20 17:52:55

 

  不电商打假,必须理清的两大矛盾体。不得不说,之前在这个问题上,对于电商平台的角色定位是模糊不清的。某种程度上,电商既是运动员,又是裁判员,当然这个裁判员并没有裁判员的权力(比如判罚和处罚权),但要承担裁判员的部分责任(进行侵权与否的判断及处理)。这可能会束缚电商手脚,实际上也并不利于打假。

  既要保护知识产权,又要防范恶意滥用知识产权,保护商家合法经营权——互联网时代,电商平台在知识产权保护中的责任和边界在哪?4月21日北京举办的一场“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”上,专家建议增加反通知与恢复程序,让电子商务能更健康有序地发展。

  所谓反通知与恢复,即让被投诉方有机会提出抗辩,通过反通知程序将被删除商品重新上架如果双方仍然存在争议,权利人可以通过诉前禁令、直接起诉、请求行政机关处理等正常的法律程序另行解决,而不是直接让电商平台来仓促做出判断和处理。

  这看起来是电商规则和机制上一个小改变,但是它想解决的却是一个大问题,即在知识产权保护中谁是裁判员,谁是运动员的问题。

  不得不说,之前在这个问题上,对于电商平台的角色定位是模糊不清的。某种程度上,电商既是运动员,又是裁判员,当然这个裁判员并没有裁判员的权力(比如判罚和处罚权),但要承担裁判员的部分责任(进行侵权与否的判断及处理)。这可能会束缚电商手脚,实际上也并不利于打假。

  近日发布的2015年浙江法院十大知识产权保护案件中,有一起很能说明问题。某家电公司起诉天猫某卖家侵犯专利权,天猫也被判承担连带责任,理由是“在收到有效投诉材料后未及时采取措施”。

  电商平台为什么需要承担连带责任?这就和百货大楼有柜台售假,你总有责任吧,哪怕是有限责任,这是一个道理。假货既是电商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更是和谐社会和消费者的梦魇。这几年电商的日子不是不好过了,而是太好过了。越是好过就应担负更多社会的责任,而不能一味的强调外部环境。毕竟,众多电商平台也是外部环境的营造者和内部规矩的制定、执行者。

  但是不得不看到电商平台的困境在于,它本身对卖家所售商品是否侵权判断能力有限,如果接到权利人通知就直接删除商品,并没有平等保护卖家的合法权利。但稍有迟疑,又可能摊上官司。

  类似的案例不会是孤例。在电商打假中,很多人认为电商要承担更多打假责任,甚至额外承担部分“裁判员”责任,也被认为是理所当然。但归根结底,电商平台只是一个市场主体,它只能在市场主体的职责范围内行动,不能越俎代庖。对电商平台的过度期望、过度赋责,反而导致监管部门即“裁判员”的卸责。问题在于,电商平台本身没有裁判员的权力,这种卸责就可能错失打假良机,耽误公共利益。

  从一个运动员的角度,像阿里巴巴这样的电商平台,有充足的动机和激励来打假,因为假货泛滥只会影响到电商品牌形象,伤害其根本利益。要知道,消费者是理性的,可以用脚投票。因此,对阿里巴巴打假的主动性、积极性不必怀疑。据说,阿里打假两年花10亿,利用大数据打假也成绩斐然,半年时间就向执法机关推送售假团伙线索717条,协助警方破案279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715人。

  注意,这里的协助两个字,它表明了运动员和裁判员的区别和边界,专家建议反通知与恢复程序也正基于此。

  事实上,明确谁是运动员,谁是裁判员,才能带来市场经济的公平。一是电商平台作为第三方运动员的公平,二是对买家和卖家的公平。毕竟,打假是是为了公平。有公平的打假,也才有打假追求的公平。这也是一种程序正义。

上一篇
315打假对准电商,线上线下融合才是正路!

下一篇 电商打假的常用方法比较

非工作时间也可以直接拨打手机热线:13366415310 15372419567 24小时服务热线:400-888-1139